• 注册
  • 查看作者
  • 后来,我真的成了一株梅,开在江南古老的园林,风情而飘逸,冷艳亦清绝。你踏着絮雪,走在早春的路上,曼妙多姿,对我莞尔一笑,倾城绝代。多少人,采折一枝,只为了寄去遥远的天涯。今日我在你的窗纱下,明日又不知落入谁家。而我只想,在属于自己的院落里,安静生长,荣枯随缘。

  • 0
  • 0
  • 0
  • 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