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那年梅花,已不知遗落在谁的墙院下,老了青砖,湿了黛瓦。曾经何时,那些追求青梅柳梦、向往唐风宋月的人,开始只要一茶一书的生活。时光依旧如流,只是行走在时光里的人,迟迟不肯踱步。那些动荡不安的世事,已化作流水淡烟。风月情愁的昨天,也只是刹那惊鸿。

  • 0
  • 0
  • 0
  • 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