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年少时,一定有许多人,将秦观这首鹊桥仙,用绳头小楷,细细抄写在书签上,寄给心仪的人。年少的梦多么美丽,连惆怅和遗憾都是浪漫的。可以轻易地许诺,随口说出我爱你,就像一朵花,许诺一棵草,花竟忘记,它要先自凋零。就像涛涛江河,许诺一叶孤舟,它忽略了,它活着的使命。无论这些诺言,是否会兑现,但我们都怀念,那种脱口而出的美好。随着年岁的增长,却不敢轻易许诺,害怕沉重的诺言,束缚了自己,伤害了别人。

  • 0
  • 0
  • 0
  • 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