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广州亚运会时我就常跟志愿者讲:帮助残障人士一定要注意,过度的关爱是另一种歧视,平等才是志愿服务的心灵基础,一切都要体现平等。如果你的眼光中带着同情、怜悯、居高临下的抚慰,其实是另一种残酷。和他们平等交流,像朋友一样正常聊天,在他确实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提供帮助,这会让他们感觉很舒服。想象一下,假如你进了一家商店,迎面过来六个服务员嘘寒问暖,你肯定撒腿就跑,这就是“过度热情”的后果。”

  • 0
  • 0
  • 0
  • 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