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小时候,一放学就跑到电线杆子底下,听袁阔成、单田芳的评书,一听就是半小时,聚精会神。现在,你给我讲半小时故事试试?你能让多少人从头听到尾?更何况,还是连续一百天,每天半小时。很难。现在的人们生活节奏加快,对故事的心态和审美不一样了。同样是半小时,过去你可以慢条斯理地讲一个长故事,现在却可能要把长故事分解成好几个完整的短故事,再组合在一起。比如《舌尖上的中国》,你任何时候打开电视,都能跟着它的故事走。”

  • 0
  • 0
  • 0
  • 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