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他们在丽江的最后一夜,兜兜拿出一支录音笔,擎在手上录歌。过了一会儿,大树也伸出一只手,托住她的手和那支录音笔。手心朝上,轻轻地托住。这一幕小小地感动了我,于是唱结束曲时,再次为他们唱了一首《乌兰巴托的夜》,蒙古语版加贾樟柯版,没用吉他和手鼓,加了点儿呼麦,清唱了六分钟。别林特里,苏不足喂,赛义何嘞也则切,亚得啦,阿木森沉么别奈唉,好噻一亚达,嗦啊嗦安斯卡尔嗒嗒啊,沉得森沉么乌兰巴特林屋德西,那木哈,那木哈啊哦陈桑,郝一带木一带木西,唉度哈……游飘荡异乡的人儿在哪里我的肚子开始痛你可知道穿越火焰的鸟儿啊不要走你知今夜疯掉的啊不

  • 0
  • 0
  • 0
  • 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