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新娘子的手劲颇大,我掰不回她的手指头拽不回话筒,大家云手暗夺了两三个回合后,被她一肘子蹭在我下巴上,上下门牙嘎巴一声脆响,舌头舌头舌头我的舌头…….............我贼心不死,猫步上前,试探着,想从新娘子手中把话筒抽出来......我活该。我欠。人家四目相对正浓情蜜意着呢,看都不看我,抬手一拨愣。这次是鼻子。耳朵里钲的一声,全镇江的米醋都叫我一个人咕嘟下去了,从鼻子尖酸到脚指头,我捂着鼻子蹦哒哗哗淌眼泪。我欠。我活该......

  • 0
  • 0
  • 0
  • 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