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他是真的不懂,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性情柔和的姑娘,她从粗粝的一生中榨取的所有温柔,那么矜贵的温柔,统统不剩全都给了他一个人。他是真的没见过她对待其他男人有多冷酷多粗暴,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得到的是怎样的殊荣。

  • 0
  • 0
  • 0
  • 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