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记得,他讲过的故事,写过的字。我记得,白天黑夜的交替。我记得,高原上刮过的大风和冰川上的等字。在那之后,世界依然活着,可我已不再是我。我想,大概都只是幻觉吧。好像那些反射弧特别长的动物,拖着沉重的躯体在过往的回忆里缓慢地前行。

  • 0
  • 0
  • 0
  • 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